公文高手,超级方便的公文写作神器! 立即了解


新锐 新锐斯柯达

医院里的尴尬“你能演奏《维也纳之血》吗。”他摇摇头。“那《一朵小小的雪绒花》呢。”另一个安装着一条木头假腿的伤兵问。

还没等戈特弗里德·凯勒尔回答,就有人在他身后大喊。“《豪斯特·威塞尔之歌》。”凯勒尔连忙转身,看见一个光头士兵用粗壮的胳膊飞快地猛摇几下,把自己坐的轮椅摇到房间的中心。然后他转过轮椅来面对着小提琴家,后者注意到他的脑壳上有一道伤口拆线后留下的锯齿形疤瘢。凯勒尔已经解释过不能按照听众的要求加演曲子;他已经准备好了一整套小提琴独奏的曲目,更多的没有了。——节选自《天堂里的小提琴》

小说主人公凯勒尔,在二战期间的首要工作是到医院里给伤兵们演奏小提琴,安抚他们。但伤兵从来不买他的账,他们想听流行又轻佻的歌,当然,凯勒尔只是照常拉他的《巴赫》、《勃拉姆斯》。

尤金·德鲁克写出了凯勒尔在医院里演出时的压抑和窘迫,以及这个年轻人心中拧巴的坚持。这是因为,德鲁克本人也有过类似的经历。

二十多岁时,他自愿去医院给病人拉琴,“想要探究在极度不舒服的情况下演奏的感觉”。那些病人如小说里的伤兵一样,并不待见他,他只好硬着头皮“尴尬地”演下去。他后来还去了醒酒所、戒毒中心和精神病院慰问演出。

在医院里,他见过一个用纱布缠满头部的女人,好似戴了一副面具。他好奇地问医生:“她头部负了重伤。”医生回答:“也是也不是。她只是觉得这样更安全自在。”

这个怪异场景印在德鲁克脑海中,他把这一情节嵌入小说——表达伤员对于当下战争的逃避。

逃离德国


(未完,全文共2035字,当前显示621字)

(请认真阅读下面的提示信息)


温馨提示

此文章为6点公文网原创,稍加修改便可使用。只有正式会员才能完整阅读,请理解!

会员不仅可以阅读完整文章,而且可以下载WORD版文件

已经注册:立即登录>>

尚未注册:立即注册>>

6点公文网 ,让我们一起6点下班!